欢迎访问!
六合王
 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六合王 > 正文

黄晓明:从疯狂被黑到轻松自黑

发布日期: 2019-09-09浏览次数:

  即将迈入四十岁大关的黄晓明,觉得自己“从来都没有偶像包袱”,从疯狂被黑到轻松自黑,他也曾经历过抑郁症的煎熬,如今却越活越放松,一点也不担心被“小鲜肉”取代。

  黄晓明最近的状态,可以用“颠覆形象”四个字来形容。在各大颁奖礼和活动上,他一丝不苟地穿着笔挺的西装,依然是大家熟悉的“黄教主”,但在综艺节目里,他却全方位开挂,戴假发穿花裙子客串出演“青岛大姨”,从身高到演技的各种老梗,自黑得可谓是片甲不留。

  从疯狂被黑,到轻松自黑,明年即将迈入四十岁大关的黄晓明,觉得自己“从来都没有偶像包袱”,不仅越活越明白,也越来越放松。他逐渐懂得自黑和搞笑也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,甚至还主动向真人秀节目的导演提议,“可不可以黑得再狠一点儿?”

  对于黄晓明来说,这样一种状态来得并不容易。走红以来,他一直活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中。2006年,在拍摄电视剧《新上海滩》时,由于担心自己无法超越周润发版的“许文强”,他曾得过抑郁症,拍戏时每天抽很多烟,平时则不说不笑,脸上毫无表情。他也曾因为英文歌词“闹太套”和身高争议,被网友黑得体无完肤,严重到“一年多都不想拍戏也不想干事,感觉别人的目光都像刀子一样戳在身上。”

  黄晓明这样回忆道,“当时只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继续堕落下去,一个是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,告诉大家我又回来了,我选择后者。”凭借《中国合伙人》中成冬青的角色,黄晓明完成了自己的脱胎换骨,他不仅在片中背下了四页英文台词,也在戏外拿下金鸡奖和百花奖的双料影帝。

  最近,黄晓明为新片《王牌逗王牌》马不停蹄地跑宣传,在几乎每一场发布会上,他都会不厌其烦地提及对于刘德华的崇敬之情:“做梦都没想到可以和华哥合作,一听说要演我就蹦着过来了”,“我是刘德华的迷弟,小时候收藏过他的好多磁带。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黄晓明和老牌偶像刘德华颇有几分相似之处,他们都是娱乐圈的拼命三郎,从偶像派一路红到实力咖,演戏勤恳卖力,看起来像是永远不知道疲倦的样子。

  黄晓明坦言,自己并不担心被时下的小鲜肉取代,因为“大家也都曾经鲜肉过,我很享受现在的这个状态。四十不惑,男人最好的时间到了。”他调皮地上扬嘴角,露出一丝坏坏的招牌式笑容,调侃说:“现在我正是‘一支花’的时候。”

  对于越来越“放得开”的黄晓明来说,最近唯一的烦恼,可能就是关于爱妻Angela Baby的怀孕传闻了。急于抱孙子的晓明妈妈曾喊话Baby:“生越多越好,最好生六个凑个一打!”在最近的大众电影百花奖的颁奖礼上,面对主持人的不停打趣和连连“恭喜”,黄晓明和Baby一直没有正面承认,但他们脸上止不住的笑意,似乎已经证明了一切。

  在采访当天,关于“孕事”的新闻被大家问了又问,黄晓明则笑意盈盈地打太极说,“你们老这样子逼我,我说什么都是不对的。”也许在明年,关于家庭的“新作品”,正是吃瓜群众最喜闻乐见的,关于黄晓明的新闻。黄晓明:我不是天赋型选手外号“黄大蔫”曾被老师形容“简直是块木头”

  在金星的新节目《今夜百乐门》中,黄晓明将自黑玩到了极致,首先调侃的就是自己的演技。他用一副霸道总裁式的表情,“非常细腻”地诠释了四个不同的人物,不论是何以琛、杨过、许文强还是玄奘,统统都是同一张“迷之微笑”的脸。在节目里,他甚至这样自嘲道,“有人说我唱歌难听,但我是个演员,平特二连肖高手论坛,我连演技都没有,你凭什么要我有唱功?”

  演技,似乎是黄晓明绕不过的槽点之一。在采访中,黄晓明对记者坦言,“我并不是天赋型的选手”,黄晓明小时候的外号叫“黄大蔫”,经常害羞,和同学一说话就脸红。在上高三之前,黄晓明从没想过要当演员,甚至不知道电影学院这个学校,在别人的热心建议下,他才“捎带手”报了名。

  考试前夕,黄晓明被吉普车轧伤了脚,他拄着拐杖走进北京电影学院考场。面试老师说:“请你表演一个‘捉蛐蛐’的小品吧!”他张口便说:“报告老师,我们青岛没蛐蛐!”。老师接着说:“那你能跟人吵一架吗?”他回答说:“报告老师,我妈妈说吵架的不是好孩子。”不少老师摇头,觉得他“简直是块木头”,但是一位叫崔新琴的老师却坚持说:“就算他是块木头,那也是块漂亮的木头,我们要了!”

  在电影学院的四年,黄晓明的专业成绩并不算出色,直到2000年毕业后才逐渐风生水起。2001年,他在两千多个备选演员中脱颖而出,在电视剧《大汉天子》中饰演汉武帝刘彻,这是他第一部担任男主角的电视剧。在2004到2006的两年里,黄晓明先后翻拍了刘德华、周润发的经典之作——《神雕侠侣》《新上海滩》。尽管争议不断,但凭着“杨过”和“许文强”,他迅速打开自己的知名度。黄晓明:最近两年没有特别满意的作品坦言会为人情接戏 “老好人”不懂拒绝

  从电视剧古装小生杀入电影圈,2008年以后,黄晓明开始了又一轮自我挑战的历程:从《风声》中的大反派日本特务武田、《匹夫》中的一身腱子肉的匪帮首领方有望、《叶问2》中专门负责“二”的黄粱,到最近两年《太平轮》中的悲壮军官雷义方,以及《大唐玄奘》中的苦行僧玄奘大师,大银幕上众多风格各异的角色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

  不过,让他拿奖最多的角色当属《中国合伙人》中的成冬青了,这个戴着酒瓶底眼镜、土里土气的角色,彻底颠覆了他以往“霸道总裁”的偶像形象,他耗费一个月时间,刻苦背诵了长达四页纸的英文台词,努力反击了众人嘲笑他英文差“闹太套”的槽点。现实中的黄晓明与成冬青的内心有点类似:“我不是个聪明的人,也不是一个天生的演员坯子,但我就是很努力,很想坚持这份事业。”

  最近两年,黄晓明的新片并不少,平均一年有三四部的节奏,但不可否认的是,《何以笙箫默》等片遭遇了来自观众的密集吐槽。在接受时光网的专访中,黄晓明自己也承认,“这两年也没有什么特别满意的角色,《中国合伙人》算是之前的作品了,而比较满意的新作《无问西东》一直没放出来,确实有点遗憾。”

  他也愿意坐下来认真聊聊,自己对于“演技”的理解:“其实演技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,有很多人演技真的很好,但是这一辈子就是属于一种类型的演员。有些人是属于什么都可以演的,那我更希望是可以做后者,通过不同的角色塑造改变自己,但是在这个尝试过程中是很残酷的,大家可能认同,也可能不认同。比如《风声》的日本人大家觉得还蛮不错的,《合伙人》里的成冬青大家也觉得还可以,其实那是内心的我。”

  提到关于接戏的原则,黄晓明无奈地笑笑说:“其实有一些是给人帮忙的,就是经常挖个坑自己往里跳。但是我觉得人生总有这么一个阶段,你是什么性格,就要为这个性格付出代价,而我就是一个不会say no的性格。”

  在“老好人”黄晓明的心中,总有一个疑问挥之不去,“自己到底是不是有点‘烂好人’的倾向?”他反思道,“现在新的团队进来了,他们给我的第一句话就说,晓明哥你不能再这么消耗自己了,你做烂好人是在害自己,本来不好不适合的角色,就不能这么去接。不过我总是觉得人家有困难就帮帮吧,有的时候你选择一样东西想不了太多。”

  学会Say No,对于脸皮薄人缘好的黄晓明来说,实在是个必须面对的巨大挑战。黄晓明:我也曾抬不起头来感觉别人的目光像刀子一样

  此前,黄晓明也曾经历过抑郁症的煎熬。那是在2006年,他在拍摄电视剧《新上海滩》时,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工作压力:几乎所有人都反对他接这个戏,只有他一个人是坚持的,周润发版的许文强堪称经典难以超越,剧本又一改再改,四个月的档期被拉长到六个月。他拍戏时每天抽很多烟,平时则不说不笑,脸上毫无表情。

  回忆起来那段日子是灰暗的,“突然有一天我就不说话了,就呆在那了,导演和剧组的人都傻了。我的司机赶紧给我妈打电话,让她快来看看吧,这孩子不对劲儿。我后来才明白那就是抑郁症,每天看什么都提不起兴趣,也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在哪儿。”

  在黄晓明眼里,当时只有两个选择:一个是继续堕落下去,一个是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说我又回来了,用坚强和微笑面对这个世界,他选择了后者。

  后来怎么办?“后来就让自己休息一下,不去看新闻,想想看周围还有的那么多的家人朋友爱你,还有那么多喜欢你的粉丝为你心疼,如果你不坚强起来的话,你会让你的家人和爱你的人失望的。闲下来就看很多这种关于人生哲理的书,发现其实在这个世界上,越成功的人越要面临着异样的压力和挫折。所以我就会觉得原来这个是正常的,这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。”

  不少演艺圈明星都曾深受抑郁症的困扰,黄晓明给出的建议是:“每个人缓解情绪问题的方式都不一样,除了看书和健身,我有一段时间是用打游戏来排解压力的,这样可以忘掉痛苦。重要的是,在你难过的时候找一些信任的朋友开心地玩,不要去多想,这样子你会好很多,尤其不要自己逼在家里面,自己去琢磨,这样真的不行。”从疯狂招黑到轻松自黑黄晓明早把“偶像包袱”丢到脑后

  在采访中,黄晓明还毫不犹豫拿自己的年龄开涮,“我应该是到了一定的年龄阶段了吧,早就已经不要脸了。如果自黑能让大家开心的话,为什么不可以呢?”

  最近在综艺节目中,黄晓明戴着夸张的假发,还浓妆艳抹地穿上裙子,反串了一把“青岛大姨”,他亲自把那些曾经被人病诟的槽点逐条列举,引得不少网友纷纷点赞:“这波猛烈地自黑让我路转粉!”

  黄晓明解释道:“其实他们导演组来找我的时候,还有点犹豫,还不敢把台词写得这么狠,然后是我自己要求我,要我做这个节目就把自己黑到底,黑一个遍,狠狠地嘲笑一下自己。导演组说你这样可以接受吗?我说为什么不行,其实我觉得还不够过瘾啊!他们只给了我一天的时间,如果能再给多给一点时间的话,我觉得还可以做得更好。”大家不禁好奇,“你就没有一点偶像包袱吗?”黄晓明大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其实从来都没有什么偶像包袱。生活中的人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,我是一个最不像明星的人,生活中太随意了,而且很不在意,所以我才会给自己挖了很多坑。”

  在采访时,黄晓明还猝不及防地撒了一把甜蜜的“狗粮”:“认识Baby以后,我觉得我变得更年轻了,然后也更撒得开了,好像找到了通往快乐的大门。”黄晓明的另一面是“护妻狂魔”Baby就意味着一切

  Baby获百花奖最佳女配角,黄晓明兴奋地发微博说“怎么比我自己拿奖还开心”

  用“护妻狂魔”来形容黄晓明,真是一点都不过分。远的不说,就以最近举办的大众电影百花奖颁奖礼为例,由于Baby入围最佳女配角奖,前一天晚上黄晓明还在西安参加活动,第二天就马不停蹄地赶到唐山为爱妻助阵,他不仅在走红毯时一路小心搀扶,还随手为Baby整理裙角。

  当听到Baby获奖的消息时,黄晓明赶紧擦了下眼角的泪水,努力掩饰住激动的情绪。随后在后台接受媒体采访时,为了不抢老婆风头,他只默默地站在舞台旁守候。晚上黄晓明发了一条微博兴奋地说,“怎么比我自己拿奖还开心?”所有人都看得出,他是发自内心地为Baby感到高兴。

  不过,正处于事业冲刺期的这两个人,真的太忙了。今年年初,有媒体统计过他们婚后在一起的时间,结婚九个月黄晓明见到Baby的时间仅“不到半个月”,都没办法安排蜜月旅行,就连春节期间也只相处了三天。不过黄晓明觉得:“我们各自都忙各自的,还挺充实的,但是只要我们不忙的时候都会立刻去找对方。所以我觉得也挺好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业也不会无聊。”

  当记者问起Baby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?黄晓明顿了顿,认真地说了两个字:“一切”。好吧,又是一把深情的“狗粮”。即将四十不惑?不担心被“小鲜肉”取代黄晓明:男人最好的年纪到了

  对于“四十不惑”的人生阶段,黄晓明这样理解:“什么叫不惑,就是不困惑了,就是越活越明白了,男人最好的时间到了。”

  面对影视圈追捧“小鲜肉”的审美趋势,黄晓明很少有被年轻人所取代的焦灼。他嘴角上扬,露出调皮的招牌式微笑:“对,我现在正是‘一枝花’的年纪。”

  在他眼里,“每个年龄都有每个年龄的势长,我们也都鲜肉过,只是那会儿没有鲜肉这个词而已。你看好莱坞,你喜欢的大明星基本上都是中年左右的,然后青年也有很多,所以大家都会有一个从青年到中年的过程。我很享受现在这个状态,我觉得我越来越成熟了,也越来越放得开了。”

 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现在的状态。黄晓明首先想的词是“幸运”。“我觉得我是一个幸运的人,我还能够健康的活到现在,我的爸爸妈妈都很健康,可以把他们接到北京来,跟我住到一起,作为独子有时间去孝顺他们。然后我的太太也很好,一家人其乐融融的,我觉得这是我最幸运的一件事情。到今天为止,还有很多喜欢我的人不离不弃地在我身边,有粉丝陪着我,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了。”

  对于越来越“放得开”的黄晓明来说,最近唯一的烦恼,可能就是关于爱妻Angela Baby的怀孕传闻了。急于抱孙子的晓明妈妈曾喊话Baby:“生越多越好,最好生六个凑个一打!”在百花奖颁奖礼上,面对主持人的不停打趣和连连“恭喜”,黄晓明和Baby一直没有正面承认,但他们脸上止不住的笑意,似乎已经证明了一切。

  在采访当天,关于“孕事”的新闻被大家问了又问,工作人员在旁边频频摆手,黄晓明则笑意盈盈地打太极说,“你们老这样子逼我,我说什么都是不对的。”也许在明年,关于家庭的“新作品”,正是吃瓜群众最喜闻乐见的,关于黄晓明的新闻。新戏《王牌逗王牌》挑战喜剧表演黄晓明变身“呆萌总裁”

  黄晓明:那是我绝对的偶像,我以前看刘德华的电影,就觉得那是神一样的人物,那是我们那个时代的一个梦想,后来做了演员了没有想到有一天还可以跟华哥合作,所以当时知道要跟他排戏的时候,华哥都没有想到我会答应演这种角色,然后就蹦着就过来了。

  黄晓明:我这次演的洛家豪,是个侠盗式的人物,他不是霸道总裁,而是呆萌总裁,西安警方侦破社交媒体交友电信诈骗案 涉案金额百余万元!他还穿卡通内裤,霸道吗?一点都不霸道。在片中华哥就演那种总是“被补刀”的侦探,然后我就是演一个呆萌的总裁,我们俩就是有点斗智斗勇的感觉。

  黄晓明:就是我们俩谈感情的那场戏。因为那场戏是我们跟导演商量一起加的,因为我跟华哥觉得俩人应该有一场戏就是聊天的,然后把各自内心的想法说出来的,是对这个角色有帮助的。

  黄晓明:总体来说喜剧还是比较轻松的,主要是片中“吞金鱼汤”那场戏,当时就说要把金鱼吞进去我当时犹豫了半天,到底是真吞假吞,导演说吞吧没事,但吞了你再吐出来就好了,我后来发现其实没事。

  还有吞毛毛虫这算吗?不是毛毛虫,就长得像蝎子似的一个虫子,看起来很恶心,它做得跟真的很像,我其实最害怕那种腿特别长的那种虫子,而且它做的虽然是假的,但是那味道特重,所以就放在嘴巴里就特别扎,所以我在现场是真的吐了。

  黄晓明:《王牌逗王牌》是一个让大家在国庆节里开心一笑的电影,所以其实大家不用纠结太多,就像我看每一种类型的电影,都是抱着不同的心情去的。喜剧电影就是完成喜剧的任务而已,所以大家看完能够开心一笑就可以了。演员当投资人是大势所趋黄晓明:还没准备好当导演

  黄晓明:对,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势,其实在好莱坞,有名的演员他们都会自己做独立制作人,或者参与制作或者参与分红,这是一个趋势,这是一个合伙人制,或者股份制的趋势。我相信将来大家都会这样去做的,只是我可能做了一个领头的而已。

  黄晓明:当投资人更有参与感,会更加地努力,然后会有一种跟这部片子荣辱与共的感觉。

  黄晓明:想过了,也有很多人来找我,但是我还没有碰到过我心仪的剧本。我觉得我还不到时候,还没有准备好。

  比之前演韦小宝的时候有提升,那时候就一个感觉假。 现在偶尔老婆看他的电视我跟着看几眼的时候觉得好点了。 稍微有点正常了。

  起码长得帅啊,而且人缘好,总比现在一些小鲜肉连名字都叫不出来,只能叫小鲜肉的好吧。

  就照你这个接片和演戏的套路,被所谓的小鲜肉取代,也只是早早晚晚,虽然都是一锅烂肉